潘嘉霖不是水湳洞人,或者應該這麼說,移居水湳洞超過十年的他,一直要到近幾年才感覺自己成為水湳洞人。

紮著馬尾的潘嘉霖,人稱小潘老師,是一位彩繪牆壁的老師,也是一位景觀設計師,曾經畫過七零年代傳說中的電影看板、為八零年代的商店櫥窗做過陳設設計、擔任過九零年代名盛一時的「湯姆龍」美術總監,現在的他,主要工作是幫國小校園規劃設計景觀,濂洞國小裡知名的海底隧道溜滑梯,就是他的傑作。

第一次見面,與其說他長得像藝術家,倒不如說他有一種認真專注的氣質,看著你說話時,總是微微皺著眉頭,像是把你的話語當作一塊材料,仔細端詳所有可能的涵義。但他的確不是那種隨意高談闊論的藝術家,沒有滿口的專業術語,也沒有口若懸河地自我推銷,不到沉默寡言的地步,但是你可以清楚感受到,他是那種「做事的人」,迷戀那些能夠透過自己雙手創造出來的事物。

造訪潘嘉霖在水湳洞的家,首先會被他門前龍貓造型的郵箱吸引,牆壁上還彩繪了許多可愛的小青蛙,接著他引領我們走進他的城堡之中,通往二樓的階梯入口被打造得像是一個木箱,往上走是挑高的二、三樓,二樓有一個面向大海的小陽台,「前面那棟房子還沒蓋起來之前,是可以看見海,視野更好喔!」小潘老師語帶惋惜地向我們介紹。三樓右側的小閣樓是他的工作室,隔音很好,門一關上,就像是一個安靜的秘密基地,小潘老師可以盡情地徜徉在自己的創作世界之中。

訪談就在小閣樓工作室裡,雖然說是狹仄到房間尾端沒辦法抬頭挺胸的空間,但卻是小潘老師發揮無邊無際的想像力的場域。問起什麼時候正式開始愛上創作,也是一見鍾情式的劇情,小潘老師說十七歲的時候,看見李小龍的電影看板,就深深愛上了那樣將故事濃縮成一個畫面或場景的呈現形式,在那個還需要拜師學藝的時代裡,從最基礎的無所不包的學徒工作做起,他整整花了三年多的時間,才真正能夠在這個行業中獨當一面。

然而,對於水湳洞的感情,則有點像是某種相親。十幾年前,正是小潘老師事業家庭均得意的時期,他希望自己能有一個「理想的家」,而對於這個家的地點,他只希望能靠近海邊,於是請託朋友去找,找到了水湳洞,「第一次相親就成功」,他甚至不清楚以前這裡曾有出產金礦的特殊歷史,出自於某種藝術家的直覺,小潘老師懷抱著對於家的想像與實踐,在水湳洞住了下來。

靦腆的小潘老師,不擅與人交際,剛來的前五年,他很少與鄰居打交道,。不過,人與地方會「一見鍾情」,人與人當然也會「日久生情」,近幾年來,小潘老師不僅走出了自己的小閣樓工作室,他的家甚至成為了附近鄰居的交誼廳,一樓泡茶聊天,二樓外廳看電視、內廳打麻將,室內待悶了,還有一個小陽台可以透透氣,採訪當天就有三四群人,分別在小潘老師家的不同空間聊天泡茶看電視打麻將,相當熱鬧。

小潘老師做為一個水湳洞的「新住民」,與水湳洞的「舊居民」感情升溫到什麼程度呢?據他所說,他目前在水湳洞有十二個結拜的兄弟,他是最新的第十三位,兄弟們都稱他「老K」。這位水湳洞的老K也貢獻自己的「王牌技能」──結拜大哥家屋外牆的海底世界以及水湳洞唯一一間的美容院外牆的桃紅色系長髮公主,都是小潘老師送給鄰居好友的「禮物」。

這一切的改變究竟是如何發生的呢?也許,就像是十七歲時令小潘老師著迷的電影看板,當一個關於「理想的家」的故事要被濃縮畫成一個畫面,「朋友」始終是畫面裡不可或缺的元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