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湳洞裡還有一間隱藏版的古厝──江夏堂。它的位置隱密,一般遊客很少有機會造訪,依據記載古厝已有超過兩百年的歷史,「江夏」兩字是古代中國黃氏家族世襲的郡望,類似今日的行政區名,標註當時黃氏家族的發源地。黃阿郎是目前江夏堂的主要維護者,也是黃家後代,過去亦曾擔任過威遠廟的主委。

初次見到黃阿郎,雖然滿頭白髮,但身形挺拔,完全看不出來已經八十二歲了,而且他和我們約在江夏堂,他自己開車上來,足可顯見他的反應與身體狀況都維持得非常好。那天風稍強,不定向的風吹得週遭的樹沙沙作響,板凳擺上,黃阿郎坐在古厝埕前,和我們說起他童年時的江夏堂

江夏堂的位置跟童謠裡唱的「我家門前有小河,後面有山坡」相似,據說也是一個風水寶地。正廳的石牆是由當年門前小河中的大石搭建而成,上面還有精致的手工紋路,內牆通外牆據說有幾處「槍口」,聽說是為了避免古早時期的土匪來襲所安排的自衛設施,像是西方中古世紀的堡壘一樣,古厝不僅提供一個安居的地方,也提供一種向內凝聚的安全感。

黃家是大家族,黃阿郎說,就他記憶所及,這間古厝最多人同時居住的時候,應該有六十多人,那時他還是一個小孩,古厝的歷史源流他沒搞懂過,只聽大人說過古厝後方所能看見的後山都是黃家的土地,孩子們不只在屋內屋外玩,屋後的山、屋前的小溪,都充滿他兒時快樂的回憶。

童年時另一個深刻的記憶是,每當晚飯後,埕前就會坐滿親戚,大家一群一群圍坐著聊天,分享每日生活,可以說是「大家族」的日常風景。節慶時更是熱鬧,不只人多、準備的食物也多,黃阿郎說,以前做的「麵龜」,幾十個就排列擺在埕前桌上,每當酬神祭拜,不管是人或物,擺出來的陣勢都是氣勢驚人!

然而,再大的家族總要開枝散葉,再加上台金公司結束營運,很多人都必須要離開水湳洞討生活,留在江夏堂的人數愈來愈少,先是人慢慢少了、物品也沒了,儀式也就慢慢被省略了。黃阿郎說,之前有政府部門想要指定此處為「三級古蹟」,但是後代子孫討論過後,為了維持修建建築的自由度,婉拒了來自公部門的建議。

四五年前,古厝的屋頂已傾圮,黃阿郎籌資募款,不僅重新換了屋頂,還將屋內、屋外一些地方用自己想要的方式修建,黃阿郎所主導的修建,其實強調的是功能修補,而非修復還原,他並非是想把江夏堂當作「古蹟」來維護,而是把江夏堂當作一種「現在進行式」的建築來維修。一直到現在,江夏堂裡,還住有一些黃家後代,他們各自因為不同的原因,回到水湳洞,住進了這個避風港式的古厝裡,彷彿祖先們留下的屋子持續庇佑保護著後代子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