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湳洞的在地居民可能聽說過,濂新里里長黃瑞聰的女兒是世界冠軍。這位冠軍女兒的名字叫做黃懷萱,1997年生,曾經奪得跆拳道青年奧運金牌,雖然從小學就離開水湳洞,長期在桃園、高雄等地訓練,不過水湳洞依舊是她心中的家鄉。

「我最喜歡我房間打開來就能看到的那片海,每天都有不同的顏色。」對於長期處於高張力的訓練與比賽壓力之下,黃懷萱不諱言,水湳洞就像是她放鬆抒壓與休息充電的秘密基地。黃懷萱也不諱言,有一陣子真的累到,像是把家當作民宿或旅館的地方,一年沒回來幾次。

由於父母親忙於生計,黃懷萱從小就交由外婆照顧,但她與父母親的感情並不因此生疏,爸爸尤其是特別感性的人。她印象最深刻的是,小時候每一次要從水湳洞離開,她跟爸爸都還會抱在一起哭,甚至到她成年了,有時候爸爸看見練習時的艱辛歷程,還是會默默掉眼淚。

訪談時我們約在「里長辦公室」,黃懷萱是「里長的女兒」,另外也別忘了,她還同時是「船長的女兒」,我們好奇她在運動場上那種拚搏的精神,是否也來自於某種遺傳?父親在海上與捉摸不定的海相搏鬥,她則是在跆拳道場上與各國好手近身互踢,父女倆都是場上的選手,而且看來也都是「輸少贏多」的那一種。黃懷萱說,也許因為自己不是都市來的孩子,在山林間奔跑、玩耍的生命經驗,讓她的性格中有一種「野」的特質,而這樣的特質若能發揮在場上就顯得十分重要,所以她總能比對手多踢那一腳、多撐那幾分鐘,來自水湳洞的孩子,說什麼都該比其他地方的孩子要堅強一些。

接著我們聊到未來,急流勇退的她,原來都在備戰2020東京奧運的狀態,但疫情發生後,奧運延期,黃懷萱選擇在狀態剛攀上高峰時,急流勇退。這位從小就要學會照顧自己的女孩,對於自己的未來也很有規劃,她並不覺得可惜,因為她知道人生還有很多階段要去體驗,從國小到現在二十幾歲,她錯失了許多只有在那個階段能夠體驗的事物,此時退役對她來說,也許正是一個好的時間點,重新歸零,開啟另一條充滿挑戰與驚喜的路。

也許,和黃懷萱同一世代的水湳洞裡的年輕人,雖然對於水湳洞的情感與過往的知識不像長輩那樣熟悉,嚴格來說,甚至有一種「集體失憶」的形像,他們不知道那些文史知識、不清楚歷史脈絡。不過,也許正因為對於這個地方,他們身上沒有背負過重的記憶,反而更能提出充滿想像力的建議。這群人在未來的十年、二十年,將會與他們的上一代創造出截然不同的水湳洞經驗,以黃懷萱的例子來說,對她而言,水湳洞就是一個「休息放鬆」的地方,而非「工作勞動」的地方。「因為我其實也不是很喜歡那種太複雜,或者是人口太多。我覺得回來這邊,它最好的地方就是它很放鬆,我可以睡一整天的那種!」黃懷萱補充說道。

然而,當一個地方對於一代人的主要象徵意義逐漸鬆動時,或許就是這個地方即將轉型的時間點?對黃懷萱來說,最近還有一個重要的時間點,那就是她即將要生下水湳洞的下一代了,不知道她肚子裡的寶寶,未來又會是如何看待這個美麗的母親的家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