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年代,有一群藝術家被九份的美景吸引來到封礦後空蕩的村落從事藝術工作,九份的繁華使得一些藝術家將原本九份的家改為民宿,創作的工作室則遷往水湳洞,究竟水湳洞有什麼特質引人入勝呢?我們試著用藝術家的眼光來觀察一下。

觀山、望海、品人

歐陽彥城是藝術家們在水湳洞為服務公益所成立的「臺灣類博物館發展協會」的現任理事長,2018年初剛舉行完【心裸身舒個展】,展出的是各式各樣裸女的姿態,觀賞時不免感受到一種頑童似的幽默與真誠,他是一位從金門來此的藝術家,起初因寫生著迷九份,後來乾脆放棄基隆的正職工作至九份開民宿,後又搬到了水湳洞,作風低調的他住在濂洞里展望臺附近,這裡是社區居民聊天、看海、看山的地方,基隆山的奇岩怪石與海浪聲,與他的故鄉金門有一點類似,又各有獨特性,如今他擔任「臺灣類博物館發展協會」的理事長,不喜歡接受訪問,只喜歡在背後默默支持著其他的文史工作者,團結大家,並為疑難雜症提出有效的建言。

歐陽家外,步行一分鐘就是「望海亭」的無敵海景,因著每日的風浪、光影都不同的風情,拍照這日浪大,波濤洶湧
從歐陽家走到「望海亭」,會先經過社區廣場,黃昏時老人聊天小孩嬉戲,臭豆腐攤位的老太太是歐陽推薦聊天的對象,這位叫做趙王律的老太太與先生趙義雄,都曾分別在礦業相關的工廠工作過
望海亭與社區廣場連成一片,社區的孩子們與觀光客也同在,就在地人而言,遊客也是一種水湳洞的變幻風情

流浪舊町目

朵拉(張正齡)曾經是嫁到九份的礦工媳婦、曾是佛朗明哥舞者、曾經是水湳洞「不一鼓團」的鼓員,如今她是一位行為藝術家、也是一位民宿經營者,生活就是她的藝術創作,她寫詩、寫文、畫畫、日日倘佯在水湳洞的風情之中,採訪當日,她正為外頭的貓兒煮食物,餵完貓兒,她就帶著我們去參觀這裡的宿舍群的老屋,她說這些都是她住在此地流浪散步的路徑。 「濂洞里」是日治時期金瓜石礦業公司的職員宿舍,宿舍區分一到九町目,區分的方式就是樓梯,走在樓梯上,可以輕易望見下層屋子的屋頂,有許多屋頂都是黑色的,這些都是把瀝青塗在屋頂上,用來阻擋日日吹拂的海風,拉長屋子的使用年限,黑色的屋頂與錯落的電線桿,在黃昏的燈光下,是一幅迷人的畫,朵拉建議我們在階梯上或站或坐,別急著走,賞景也賞貓。

朵拉與她住屋所在的町目,面對山壁,這裡是以前的礦工職員宿舍,一排六連棟或者八連棟的格局
海風侵蝕屋子,背海的牆面上的燈架躱不過海風腐蝕,朵拉說她住在老屋子裡,同時也是在照顧老屋子
分隔不同町目的石梯間,總會聚集著慵懶的貓咪
跟著樓梯上的貓,發現這兒有一幅貓畫,原來此處是陶藝家許居福半開放的前院
陶藝家許居福家中擺放著等待維修的不一鼓,不一鼓的鼓身以海上使用的中大型浮球製作,朵拉曾是鼓團成員之一
九町目黃昏的美景,坐在石階上,對面就是大海,朶拉建議,來到這裡必須要留時間在石階間漫遊,看看山和海在時間變化下的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