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金九地區的「水湳洞」在日治時期與金瓜石的礦場同屬一家公司管理,所以許多資料都是連結在一起,許多因著過往採礦事業而留存的地景也互有關聯,因此在一般觀光介紹的文章中常常會與金瓜石一同介紹而少了一些屬於水湳洞自身的歷史文化脈絡。

水湳洞以黃金瀑布下游的濂洞溪為界,分為「濂洞」與「濂新」兩個里,西邊的「濂洞里」是日治時期金瓜石相關的礦業職員宿舍,是日本人開發的聚落,所以有整齊街道規劃,從山往海的方向,畫為一町目到九町目,一個町目就是一個地段,每個地段都是用狹長的樓梯間隔。

「濂洞里」是日治時期在基隆山腳處開發的聚落,
由左至右,以石階分隔劃為九町目

「濂新里」的地段不像「濂洞里」的規畫那麼整齊,雖然名字有「新」字,但其實是整合清朝時期的舊聚落與後來日治長仁礦坑的相關聚落,以及民國65年臺金公司為了找平坦的地建設「禮樂煉銅廠」,將原地「哩咾」的部份村落遷移來此整合而成,因此「濂新里」的歷史其實更為悠久,「濂新里」的黃瑞聰里長告訴我們,「濂新里」在地人常說這裡有四個區塊:「洞頭、船塢、大塊厝、磺窟仔。」這四個區塊其實就是這裡的古地名。

借用當地文史工作者繪製的地圖來表達「濂洞里」、「濂新里」以及在濂新里當中的四個舊聚落——「洞頭、船塢、大塊厝、磺窟仔」

古地名背後的人文故事

小編當初來水湳洞,一直對這個地名很好奇,這個名字無法與礦業直接聯想,反倒是有著自身地理現象的暗示,「水湳洞」是水之南的意思呢?還是臺語「水濂洞」的意思呢?如果是「水濂洞」就會使人聯想到了西遊記裡孫悟空的老家,那是一個洞穴,洞穴口會有流水像門簾一般流瀉在洞口。

「濂新里」里長黃瑞聰告訴我們一個故事:以前有一個無名的溪流(當地人取名叫做「洞頭溪」),曾經在「水湳洞選煉廠遺址」與「威遠廟」之間流入海,這個溪在入海前,經過了一個古早時期從海底造山運動上升到路面的山洞口,形成一個水的簾幕,所以水湳洞的臺語就是水淋在洞口「水淋洞」,不過在日治時期為了要讓礦業周邊的廠房及軟硬體設施有一個完整的區域可以建設,就把洞頭溪的水路做了改變,這條無名溪就被截流到別的地方去。

水湳洞的洞,就在現在「船塢」公車站牌正上方的山腰上,如今已經長滿了植物,上方的岩石遮蔽了陽光,雖然很多人來此會對著十三層拍照,但很少有人會發現這裡還存在著一個水湳洞聚落開始的洞口,有水就有人有聚落,水湳洞的「洞頭」聚落由此形成。

水湳洞的洞,在十三層與威遠廟之間,在船塢的公車亭的位置拍照,因山壁成內凹偏左與偏右都無法將三者同時入鏡,只能用接照片的方式來呈現彼此的相對位置,照片左邊靠近洞口處的房屋就是「洞頭」聚落
近看水湳洞的舊洞,已長滿了雜草,長長藤蔓取代流瀉的水源垂入了洞口,在此可以想見礦業的開發,當年是如何改變了水湳洞的面貌

「船塢」則是水湳洞這裡的漁港,48歲的黃瑞聰說:「我家是三代都是捕魚的,從我阿公的時代就有在捕魚了。我阿公年輕都在打石頭和捕魚,我爸爸那時候在臺金上班,晚上休息的時候他都是在捕魚,到我的時候也是。一、二十歲的時候都在外面工作,到26歲回來當村長了,就開始在捕魚了。」

「大塊厝」指的就是「黃家古厝」,黃氏家族從清朝居住到如今,後人也都還住在本地,黃氏古厝的傳統三合院建築還留著堂號「江夏堂」,是嘉慶年間至今的古厝。

「磺窟仔」還有另一個名稱「長仁社區」,長仁社區與日治開礦有關,此地的廢煙道及長仁一至三號坑等是日治採(硫砷)銅礦的地點;而古早時期的地名「磺窟仔」則是跟此地水流中含有白磺有關,仔細看看地下水溝裡的水流,都有白磺隨著水流出殘留在石壁上。

長仁社區,也就是磺窟仔的白磺水,下次來長仁社區不只抬頭看煙管,還可以低頭找找水溝裡的白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