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街仔」

九份與金瓜石的礦脈不同,九份一再分叉的礦脈不適合像金瓜石那樣大規模的機具開採,反而是要靠著礦工們沿著分支的細脈,低伏著身體將金礦的原石挖出,樣樣依靠人力,且此地的礦工可因「三級包工法」受惠,使得九份人聲鼎沸。日治時期,1916年,基山街當時被此地人稱為「暗街仔」,屬於顏雲年的家族土地,後來顏家捐出來由當時日治主管機關臺北廳,設置一座魚菜市場(在現今基山老街中間郵局的位置),這個市場當時賣的是民生必需品,隨著人口逐年增加,市場也向前向後延伸成為商店街。

九份老街內的郵局,據說此地是九份日治時期公有市場的所在地,而後向前後延伸的街道,慢慢成了今日模樣
九份金礦博物館展出民國時期的老照片,打圈處為今日基山街口便利商店的位置

基山老街後段的九份茶坊的老屋子,它是於1918年創建的「翁山英故居」,翁山英是何人?他是臺陽顏家的姻親,曾擔任臺陽鑛業所長,據說有俠士風範,照顧礦工,為維持黃金生產,鼓勵工人攜家帶眷,協助改建茅屋為石屋,受到幫助的人很多,而後臺陽還將「九番坑」改名「國英坑」,就是為了紀念翁山英與顏雲年之弟顏國年。此故居後來曾變為一位黃醫師的內科診所,1991年此地成了九份地區的第一家茶坊及陶藝家的展場。1993年由侯孝賢導演,國寶布袋戲大師李天祿主演的電影《戲夢人生》曾在此拍攝,這家茶坊還保留日治時期的木門木樑結構、二樓的展場也免費參觀,不喝茶的人也可以到此地走走。

九份茶坊是於1918年創建的「翁山英故居」,還保留著木造屋的部份結構

「保甲路」

與基山街交叉的「豎崎路」,在日治時期是連通瑞芳與九份之間「保甲路」的一部份,當時臺灣各地都有保甲路,被稱為「保甲」的路都是當地的重要道路,1902年,九份當時為了保甲路修建完工這樣的大事,專程立了一個現在已是歷史建築的「修路碑」,紀念顏雲年與蘇湧泉出資興建此路的事蹟。

由此可見當年被劃為「保甲路」一部份的「豎崎路」,比基山街老街還要老一點點,是名符其實的老街。會被稱為「保甲路」是因為日治初期就實施的保甲制度,十戶一甲,百戶一保,每保甲當中還要選「壯丁團」出來巡視周邊安全,每個保長還要負起執行政令的義務。所以日本人會在各行政區之間選擇一條比較大且貫穿全區的通路來確保公務能夠暢行,雖然當時的保甲路在現在看來很小,許多地方的保甲路如今也都消失了,日治不像如今現代化大型機具好開路,保甲路已算是主要的大路了。當時被稱為保甲路的豎崎路可以由上到下貫穿整個九份,最上面是九份國小、最下面是通往瑞濱(當時的焿仔寮)的公路,因為九份地質都是岩石,「暗街仔」市場的物資大多走此路由外地輸送進來,而後雖然往山下的方向有了流籠運送物資,將物資集合在今日臺陽停車場附近(當時的八番坑口),各家派挑夫認領物資後,挑夫會再走「豎崎路」這一段的保甲路將物品送至各家。

民國時期,關礦後的豎崎路人群稀落
圖片來源: 「意象.台灣影像資料庫」
作者:鄧南光/夏門攝影企劃研究室提供

如今的「豎崎路」石階與汽車路、輕便路、基山街形成一個丰字型,周邊的古蹟除了耳熟能詳的「昇平戲院」,還有一棟較少人跡的「彭園」,這裡是當年臺陽鑛業的附設醫院,由彭慶火醫師主持,彭醫師的兒子表示,當年他的父親外科、內科、婦產科都能看診,這棟老屋在民國36年以前是臺陽鑛業的員工俱樂部,有點像是現在的員工訓練場所,可供職業訓練,所以這棟建物功能齊全:有住宿的房間、有表演的舞臺、日治時期的榻榻米多功能空間(可做柔道、劍道練習;亦可飲酒供藝妓表演。)後來作了臺陽的辦公室。

臺灣光復後,礦工是臺灣第一個有勞保身份的行業,據彭醫師兒子的說法,礦工在民國36年就按規定設立了勞工保險,所以臺陽就成立了勞保醫院,當時名叫「臺灣礦業附屬醫院」,因為彭醫師精通三個科別,所以名為「醫院」,與其他單一科別的診所不同,而後臺陽在民國六十年關礦時想變賣醫院的土地房產,彭醫師就將醫院買下來改名「彭外科醫院」,繼續開業,直到他在民國77年過世為止,過世前一天晚上他還在看診,非常認真敬業;之後在臺北工作的彭醫生兒子,有空時就會回來為這棟老屋開門通風,延緩它老化,不過由於工作繁忙無法頻繁來回九份,所以下回來逛「豎崎路」,別忘了繞去彭園看看,說不定遇到屋主在家,你就可以逛一逛日治時期的招待所與醫院老屋了。

彭慶火-臺北縣鄉土人物群像
圖片來源: 國家圖書館(臺北縣鄉土人物群像)

本篇文章參考資料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