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九份,穿過熱鬧的豎崎路與基山街,跟著下山的石階小路隨意亂走,十之八九最後都會接到輕便路,有天發現了一個小小的空地,空地內還有一個被圍住的坑洞口,上方有著斑駁的字跡,寫著——「五番坑」,拿起手機定位,對照一下google地圖,原來這裡是「五番坑紀念公園」。

豎崎路的昇平戲院附近,其實有五番坑口的指引,每回走到這裡都想著去喝茶或者搭車回家,沒注意到這裡有個坑口公園
白日的五番坑口,坑口的公園平地百年前還是山坡,挖坑後把坑內的土石逐漸往上堆成為了平地,此平地日治時期曾為五番坑的礦石篩選場

廢棄的坑洞是天然冷氣機

當時已是晚上,前日的下雨使得坑內積水,仔細查看,可以發現水正從上方石壁的裂縫中滲出,洞裡潮溼的環境適合青蛙棲息,小編站在礦坑口聽著青蛙叫,還有微風從洞口襲來,洞內似乎是貫通的。以前曾聽年輕的礦工後代提到,小時候沒有冷氣,夏天晚上吃完飯,大家就會把椅子凳子拿到礦坑口集合,邊吹天然冷氣邊聊天,如今雖然坑口被封,但冷氣依然,站在入口不遠就能夠體會到不用插電的礦坑牌冷氣機。

五番坑內昔日礦車軌道已不在,只剩下居民接山泉水的水管
五番坑內積水成了小小生態池,水管上有一隻青蛙,有蛙鳴表示這兒無蛇出沒,站在坑口吹冷氣是安全的

「番」是日文的「號」,也就是這裡曾是「五號坑」,既然有五號坑,那麼還有其他號碼的坑道嗎?九份的坑字號與金瓜石的字號是接續的編號又或者是各自獨立編號呢?如今這些坑道都還在嗎?

打聽過後,得知九份的坑洞,是從山上面一路開坑到海平面,共有十個坑洞。這裡的坑洞編號與金瓜石分屬不同礦場,各自獨立編號,九份的一番、二番、三番、四番坑、六番坑(據說現存的公車站「六號橋」的名字就是因此而來)、十番坑已不可考,荒廢在荒煙漫草中的可能性很大,而七番坑到九番坑可由九份派出所前的小路連結。

八番坑故事多!

八番坑在派出所對面的「臺陽鑛業事務所」內(豎崎路54號),它是新北市政府登記有案的文化資產,登記名稱是「臺陽公司瑞芳辦事處歷史建築群」,這個建築群除了八番坑,還包含為了紀念日治時期採礦犠牲的礦工所立的「招魂碑」(第19號公墓內)、感念顏雲年對九份貢獻的「頌德碑」(輕便路,頌德公園內)、日治時期臺陽金礦的指揮中心「臺陽瑞芳辦事處」及「修路碑」(豎崎路54號)」一系列見證採礦歷史的建物群。

頌德公園內的頌德碑

這個八番坑並不是老街上另一個以之為名的民宿,而是實實在在保存良好的坑道,不過明明它在熱鬧的豎崎路上,為何小編走來走去就是找不到呢?後來終於知道它位在臺陽停車場附近的辦公場所內,沒有開放參觀,要入內拍照必須透過申請,小編沒有申請所以不能進去,只好回家去看日本2005的電影「鬼來電2」,裡面有八番坑的場景,不過劇情中提到的煤礦並不是這裡真實的情形,這裡與其他九份的坑道一樣是採金礦的。

講到電影,1985年吳念真曾以八番坑口為故事背景,編劇了一部由許不了及張艾嘉主演的電影「八番坑口的新娘」。這部電影是許不了少數幾部不演丑角的電影,影片建構在民國時期礦業末期,電影中有一位老警員說「當時這裡只剩四番坑在開採」。不知這是電影杜撰的臺詞還是真實的事,四番坑是否為最後關閉的礦坑小編不得而知,總之,如今連四番坑的影子都看不到了,不勝唏噓。

七番坑有文史工作室

回到我們的尋坑之旅,在臺陽停車場旁邊的小路找到往九份舊步道的指標,往金山寺方向,路上要注意七番坑的公車站牌,站牌的道路下有七番坑。七番坑如今只能遠觀,而同在七番坑附近的「九份文史工作室」則收藏了許多九份文物可供欣賞,負責人賴志賢是賴阿婆的後代,賣芋圓的同時也想把九份的文物傳承下去。這裡也有一個七番坑公車站牌,想坐公車來參觀的人也可以搭車前來。

每個坑洞都有負責守護的土地公

九番坑(瑞芳區焿子寮段172-1、172-2地號),就是「國英坑」,是九份最大的坑道之一,也是現存少有的現代化坑道,為紀念臺陽鑛業公司創建人顏雲年過世後,接掌臺陽的顏國年(顏雲年之弟)及日治時期善待礦工的所長翁山英,因此取兩人名字來把九番坑命名為「國英坑」,此坑目前亦被登錄為新北市的文化資產,管理人也是臺陽公司,要參訪都必須要致電預約。

這些坑道的入口都有一個特色,就是附近都有土地公廟的蹤影,或許當時礦工需要有神明庇護以免入坑有災,有句臺語說:「入坑,性命是土地公的,出坑,性命才是家己(自己)的。」入坑的礦工都把命託給土地公庇護的。下回經過九份的土地公廟時,可以向四處打聽一下,說不定你也能找到廢棄的採礦坑道(採礦坑道不止臺陽的編號,還有很多民間自己挖的山皮坑、或者以其他緣由命名的坑道,如鳳山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