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份房屋分佈參差錯落

門牌號碼的秘密

走在九份狹隘的巷弄,常常會被門牌號碼搞得頭昏腦脹,這可是有原因的:九份有許多屋子,都是從前來此採金礦的先民蓋出來的。在一百多年前,這裡的山坡地都是岩石,來挖金的人,可以在臺陽的土地上蓋自己的屋子,蓋好後就去跟臺陽領門牌號碼,第一個蓋屋的人不管蓋在哪兒領門牌號碼第一號,第二個人來隔老遠蓋了屋子就領了第二號,第三個人可能住在第一個人和第二個人中間,發門牌的單位不管他的屋子在哪兒,就按先後順序給他領三號,第四個人喜歡跑到第一號前面去蓋房子接著就領了四號,以此類推,所以造成許多尚未整併門牌的巷弄裡號碼都會跳來跳去,有的人可能連他隔壁鄰居幾號都不知道,就連此地負責送信的郵差聽說都要兩年的時間才能記得清楚門牌號碼的地理位置哩!

石頭屋的故事

九份的地下有河流、地下水、還有採金挖出來的一百多個坑洞,地下就算不被掏空也要看基隆山的大石頭穩不穩,不穩的石頭無法打地基,房子就不能蓋太高。許多樑柱都是直接砌立在地上,而那些因為挖礦坑從地底掏出來的石頭,就被拿來蓋屋子,所以這裡曾經有許多的石頭屋。

樑柱都是直接砌立在地面,沒有打地基

「木造房、石頭屋、磚造屋、水泥房子」見證時代的變遷

日治初期日本人蓋的屋子喜歡用檜木,所以有著木造的樑柱與木造房屋,不過日治時期日本最初在九份的礦業以失敗退場,成功接手的臺灣人一個洞接著一個洞的以人力挖鑿,挖出來石頭則拿來堆樑柱及牆面,建造石頭屋供應九份礦業興起時的住屋需求。

1913年,被後人稱為「煉瓦王」的後宮信太郎在臺北成立「臺灣煉瓦株式會社」,整併全臺各地的磚窯廠,紅磚也在此時慢慢普及,九份當地也出現了紅磚屋,光復後,現代化的腳步加快,九份則在此時出現了鋼筋水泥的房子。

所以「木造房、石頭屋、磚造屋、水泥房子」這四種不同建材的屋子如今都並存在九份的小巷弄之中,它們見證了九份起落的歷史,仔細觀察它們,遙想屋子的年齡,則成為如今逛老街的獨門樂趣了。

此外,前面提到的「臺灣煉瓦株式會社」的社長後宮信太郎跟「金水」的關係也很深,因為他在1925年曾借貸買下了金瓜石的礦權,擔任「金瓜石鑛山株式會社」的社長,是他挖掘到了現今「本山五坑」的礦體使得礦權價值翻了幾倍,他馬上將礦權轉賣成了富翁,因此又得了另一個綽號——「金山王」,這位集「煉瓦王」「金山王」於一身的後宮信太郎在水湳洞也有一個煉瓦場,但煉製的不是紅磚,而是耐火磚等熔礦設備所需的材料。

九份的貓兒與石牆,貓兒身後,也就是下坡路是石牆,邊角似乎是後來用紅磚補上的,上坡一點乍看是水泥牆,但水泥脫落露出一角石頭,原來本是石頭牆
這是一條可以穿越的小路,小路下層以石頭作牆,上層以紅磚作牆,下層的牆比上層的牆老

摸金?還是摸蛇?

石牆中的石頭留有空隙,能抵消地震的力道,這對多地震的臺灣島來說是一個不錯的優點,不像鋼筋水泥牆會因吸震力不足而扭曲,這個優點同時也是缺點,如果頑皮的孩子把手伸進去,可能會被一些藏在裡面的小蛇、蜈蚣咬,有的小蛇還會從空隙進入屋子,鑽到棉被裡去睡覺,許多九份人都有小時候睡覺搖一搖棉被,把裡頭的錦蛇請出來的記憶,還好九份的錦蛇比較多,大多不請自來的蛇兒是無毒的。

石頭牆難免有石縫

這裡有一間石頭屋改建的民宿,是以前的煉金廠,雖然牆面已經重建,但是樑柱還在。當地耆老開玩笑說,住到那間民宿的人可以用手伸進石牆間,探一探小縫中有沒有金子,據說當時煉金廠的工人會想偷帶黃金出去,如果是在採到金子正在煉的時候,搜查都會比較嚴格,黃金不易夾帶出去,只好把它藏在牆壁石縫中,等到過陣子沒有採到黃金,搜查比較鬆懈時,就可以偷帶黃金出去了;不過如果隔太久或者藏的地方多了可能會藏到忘記,所以或許運氣好的人就可以住民宿摸黃金了。

對於這個有趣的玩笑,小編覺得,這個屋子不知轉手幾回了,每回改建一定有人細細檢查,要是有黃金早被發現了,但小編仍舊願意冒險伸手進石牆探一探,因為這個動作探查的並不是黃金,而是體會當時礦工們心境,或許在這石縫中,心靈的雷達還能接收到礦工先民的呢喃細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