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茶坊,九份的店大多八點前收工打烊,垃圾車播放著「少女的祈禱」遠離之後,喧囂的基山街歸於平靜,剩下「燈紅茶綠」的豎崎路茶坊,此時,我們跟著礦工之子曾建文的夜遊才要開始。

雨夜講古

曾建文與名導吳念真同鄉,都出身於九份的「大粗坑聚落」,如今大粗坑已遷村人煙荒蕪,留下了那裡很久以前「拔起蘆葦就能撿到黃金」等令人神往的傳說。「以前小時候家裡人很喜歡颱風,大雨沖刷過後,山裡頭帶著黃金的石頭會被水沖下來,泥沙匯集在地勢較平的集水處,等颱風後就可以去淘金了」。

寧靜的夜晚,在小雨中仍可聽到涓涓水流從基山街道的下面穿過,遠方則是帶著霧氣的小鎮夜景,我們邊走邊聊,如果我們白天去走大粗坑古道,還能撿到金砂嗎?曾先生說:「大粗坑古道上頭接小金瓜,小金瓜的黃金是在表面,表面上可以看得到,但是現在在九份撿黃金已經不是金黃色而是黑色的。」所以我們現在就算看到帶有黃金的石頭也認不出來,這是為什麼呢?

原來九份的金礦與銀共生,被沖刷下來的金砂若沒有撿走,含銀的石頭接觸空氣氧化會變黑,所以我們現在就算看到黃金可能也沒有那個本事認出來了。

曾先生順帶提到一段與「銀」有關的歷史,因為九份的礦石很多是金銀共生,日治時期「臺陽鑛業株式會社」(臺灣光復後改為「臺陽鑛業股份有限公司」,皆簡稱「臺陽」)分包採礦權給工人,與工人採六四分帳,但是把金從石頭中提煉出來也要成本,於是提煉過程中產生的「銀」就不再分帳給工人而是臺陽直接收走作為煉金的成本。

九份神隱,落下的「磅坑口」

走了許久,來到一個三十公尺的隧道,這裡就是傳說宮崎駿的製片公司(非宮崎駿本人)曾來勘景的地方,雖然宮崎駿本人並未鬆口承認這裡給了他創作的靈感,但在夜裡走來,一片昏暗,遠方透著亮光,隧道兩端,一端渺無人煙、一端連接著繁華的山城,這樣的意境,的確容易讓人觸發與電影意境類似的想像。

坑道這端連接繁華小山城,那端卻渺無人煙
洞口的上方長方形的凹陷,是隧道遺落的名字

如果想在這個隧道上方找一找它的名字,是找不到的,原來之前隧道口長滿了樹藤,成了綠色的洞口,有些人認為露出石頭較好,所以當時的主管機關就雇人把綠色隧道口的植物拔掉,扯掉植物時就把雕刻著「磅坑口」的石頭一拼扯下來了,「很漂亮的一個石頭,這裡的居民覺得滿可惜的」曾先生說。

位於輕便路上的磅坑口

這裡在1931年11月時曾是「瑞芳輕鐵金瓜石線」的「隧道口」,這條臺車道是作為瑞芳、九份、金瓜石之間的聯絡通道,通行的是用人力推拉的輕便車,不過山坡太陡,人力推拉的輕軌行車不便,沒多久就改為流籠牽引輕便車,1954年拆除軌道後鋪上柏油變為今日的樣貌。

隧道當初打通的是基隆山的岩石,所以牆壁還留著打鑿的痕跡,隧道裡的水滴滴答答,水不斷從幾處山壁上岩石的破碎帶滲出,小時候曾經跟著父親挖礦得到父親真傳的曾先生告訴我們,有一處閃著白光的石頭裡面有明礬,明礬上方的水不斷地通過明礬,明礬表面白色膠狀物將水中的雜質帶出,最後流到最下面的清水就是山中居民常喝的山泉了。 另一處的岩石斷面,也有水不斷的流出,不過這個斷面附近沒有白色的明礬,反而有許多反黑光的亮點,曾先生說:「照起來亮亮的,這叫做烏鉛礦,臺語叫做『赤金烏源頭』,有烏鉛就可能有金,黃金與烏鉛共生的叫做『安山岩石英礦脈』,在九份找黃金要找這種的,這種才有金。」不過這個牆面的金礦可能早被前人採走,只留下烏鉛在隧道中,讓我們可以一邊聽著礦工的回憶,一邊想像著以前的礦工簡直就是地質學大師,九份還有許多說不盡的事,下回我們再來聽曾先生說故事。

白色一點一點的反光是明礬
磅坑內的岩石,白天近看,層層節節,尖峻突交相崢嶸,別有一番景緻;最黑的地方是鉛、深褐色的是鐵